汉卫国际安全护卫有限公司

英媒:瑞士被迫出售13艘远洋船只

2017-06-06 11:27:00

参考消息网6月5日报道 英媒称,被陆地包围的瑞士作为航海国的历史并不辉煌,甚至并未得到认可。这个富足的阿尔卑斯山区国家的知名之处在于它的湖泊和山脉,而非滔滔涌动的大海。尽管如此,瑞士仍成为国际航运业萧条的最新受害者。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6月3日报道,深感尴尬的瑞士政府部长们上周被迫寻求议会批准出售该国13艘远洋船只以销账。这笔损失凸显出航运业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遭受的重创对瑞士造成了严重影响。
瑞士船队的所有权并不归该国政府所有。但自1959年以来,瑞士政府为私人业主购买船只提供了银行贷款担保,瑞士政府可在紧急情况下处置这些船只。完成最近这次出售后,瑞士仍要维持28艘远洋船只的运转。
瑞士的海上抱负并不在于行使权力,而是确保这个中立国家在发生国际战争或政治冲突时维持独立地位。
除水力发电外,瑞士的自然资源很少,由此该国严重依赖全球贸易。瑞士是少数几个仍实行征兵制的西方国家之一。山区部队受训是为了保卫阿尔卑斯山地区的重要运输路线。
远洋船队是在爆发朝鲜战争后建立的,其职责是确保危机期间食品及其他必需品的运输安全——假设商品仍可从欧洲邻国各港口经公路、铁路或莱茵河运输。
瑞士前陆军中校、曾任《新苏黎世报》防务版记者的布鲁诺·莱齐说:“不能把我们和英国以及英国的海军史相提并论。作为一个被陆地包围的国家,很难想象我们瑞士会成为公海上的军事大国。瑞士船队都是货船。”


航运
【延伸阅读】挪威首相访沪:冀促进挪中商业、航运业等领域合作共赢
中新社上海4月8日电 (记者 许婧)正在上海访问的挪威首相索尔贝格8日与上海市长应勇会晤。
索尔贝格说,挪威有很多企业在上海,且非常活跃,挪威与上海在城市交通、养老等方面都面临共同的挑战,在商业和航运业等领域合作潜力很大,希望双方加深彼此了解,促进合作共赢。
在她看来,挪威与上海在教育、科技等领域可展开深入合作,通过加深双方文化的了解,促进经济方面的合作。
应勇向索尔贝格介绍了上海经济社会发展情况。他说,经济全球化和投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对世界各国至关重要,中国正通过自贸试验区建设,亮明向世界全方位开放的鲜明态度。未来,上海将进一步深化自贸区建设,目标是到2020年建成投资贸易自由、规则开放透明、监管公平高效、营商环境便利的国际高标准自由贸易园区。
应勇表示,挪威在发展开放型经济和航运业等方面有独特优势,上海愿在中挪合作大框架下,与挪威深化经贸、航运、文化、教育等领域合作,与挪威首都奥斯陆加强友城合作交流,为推动中挪友好关系发展作出努力。
索尔贝格此番率领挪威历史上最庞大的商贸代表团,开启对中国的访问行程,意在实现与中国的政治及外交关系正常化后,重建与中国的长期、广泛及面向未来的合作。
当天,索尔贝格参加了由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和中国极地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变化中的北极与中挪关系”研讨会,并发表主旨演讲。
在演讲中,索尔贝格称,北极正在发生且在加速发生变化。她指出,需要确保人类在北极现在和未来的活动不能以损害北极环境为代价,保持北极资源利用和环境保护之间的平衡是关键。
索尔贝格对中国参与北极事务给予了积极评价,并期待挪中进一步加强在北极的科学和研究合作。


【延伸阅读】美媒:全球航运业暴跌 中国造船业面临“衰退”
参考消息网2月10日报道 美国媒体称,在全球航运业暴跌之际,中国造船业的下滑趋势目前远未结束。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2月8日报道,直到去年,扬州国裕船舶制造有限公司还是一个拥有6000名员工的充满生气的企业,努力完成来自世界各地的新船舶订单。如今,厂区一片沉寂,只听到荒废的码头附近流浪狗的叫声。在紧闭的工厂大门外是一座空城——人去楼空的工人宿舍、停业的餐馆以及倒闭的网吧。
在仪征绵延数十公里的长江北岸,许多地方已经成为荒地,闲置的起重机在灰色雾霾中隐约可见。未完工的船身已经生锈。
去年夏天被解雇的陈才宏(音)是十年前来到这里的数千名工人之一。他说:“船厂开了很多年,这么快就倒闭好像是根本不可能的。”
报道称,在全球航运业暴跌之际,中国造船业的下滑趋势目前远未结束。中国政府警告说,中国剩下的造船厂有近1/3必须关闭。目前中国正努力应对一系列重工业产能过剩的问题。
21世纪初,造船业成为中国工业实力的象征。当时政府发誓要在2015年之前将原本规模不大的造船业发展成世界第一,结果提前五年实现了目标。
但中国造船业崛起的过程正值全球贸易大幅下降导致对新集装箱船、油轮和散装货船的需求大减,而过于乐观的航运公司的大量新订单充斥了市场。
报道称,2015年,中国领导人指出,造船业是必须削减过剩产能的重工业之一。结果是中国的私营造船厂几乎完全消失,最可能存活下来的国有公司则依靠政府补贴得以生存。
IHS海事与贸易的造船业分析师罗伯特·威尔明顿说,在最高点时一艘大型散装货船售价1.1亿美元,现在只能卖4500万美元。
威尔明顿说,全球几乎所有的船舶都产自中国、韩国和日本,这些国家都受到全球航运大幅下降的影响,且这一状况在2019年之前不可能结束。但他指出,中国造船业的起伏尤其剧烈,一个规模小得多、由国有企业主导的造船业将从这个曾经大力欢迎私营企业的行业中产生。


【延伸阅读】英报:韩国“岁月”号船难暴露航运业监管积弊
参考消息网5月1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4月29日称,“岁月”号客轮的船员没有遵循恰当的应急程序,这似乎是这起悲剧造成大量人员丧生(似乎肯定至少有302人丧生)的一个主要原因。然而,对这起灾难的调查已经表明,灾难的成因远远不止是个人的操作错误,它们也表明了韩国的安全规程亟须进行广泛改革。
所有15名幸存航务船员都已经被逮捕,朴槿惠总统谴责他们的行为“等于谋杀”——批评人士说,这一表述危害到了他们受到公正审判的权利。他们还是公众羞辱的首要对象,特别是69岁的船长李俊锡,他在灾难发生时穿着短裤弃船、而不是去帮助乘客。
但是专家说,船员面对海难作出的反应如此不足,这根本不令人意外,因为他们缺乏基本训练。本案公诉人说,一些船员说此前几乎没有接受过任何安全与应急方面的训练,尽管韩国的规章制度要求船员必须每十天举行一次应急演练。“岁月”号的经营者清海镇海运公司的审计报告显示,该公司去年在人员培训方面仅支出了54.1万韩元(合525美元)。
一些民间团体说,韩国对短期务工人员的过度依赖可能也是问题之一。国有通讯社报道说,在15名被逮捕的船员中,有9人都是临时工,因此他们的雇主可能没有什么动力去培训他们。这种现象在韩国绝非罕见,该国的临时工比例约为24%——大致相当于经合组织平均水平的两倍。
清海镇海运公司正在接受税务部门和财政部门的调查。此外,公诉人还在调查如下说法是否属实:即利用一家控股公司控制清海镇海运公司的俞氏家族或许通过游说令官员对安全违规行为熟视无睹。
“岁月”号出事时装载的货物重量是规定最大载荷的三倍还多。对这一公然违规行为的愤慨导致了对相关执法部门的调查。韩国航运协会得到渡轮经营者的资助,它也是代表该行业的一个游说团体。
保护公民安全联盟的李润镐(音)说:“这不仅仅是航运协会的问题,行业组织通常被授予监管其自身成员的权力。因此我们不能指望恰当的监管。”
朴槿惠总统日前说,负责监管船运业的海洋水产部的官员也与被监管者建立了极为亲密的关系。
这更加重了舆论此前对政府的批评——即在清海镇海运公司从一家日本经营者那里买入“岁月”号以后,政府允许对其进行大规模扩建改造,从而可能增加了该船的不稳定性。媒体同样在质疑海洋水产部的安全检查是否足够彻底:去年对12艘在木浦港组装的渡船的检查仅花了两小时40分钟。
韩国核能领域过去两年曾发生一起重大丑闻,舆论同样把矛头指向行业与监管者之间的亲密关系。
一些专家认为,把增长置于安全之上是导致韩国工业事故多发的原因。包括三星电子公司、三星工程公司、现代重工业公司和现代制铁公司在内的大企业在过去一年都在国内发生了致命事故。

(来源:参考消息网)




中国船东互保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船东协会  技术支持: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
ICP备案号:京ICP备060565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