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卫国际安全护卫有限公司

Drewry:托运人对缺乏透明度的燃油收费表示担忧

2018-10-11 08:58:22

导读:Drewry的报告指出,期货市场的状况反映,当国际海事组织2020限硫令开始执行时,低硫燃料油价格可能会上涨55%。

Drewry的报告指出,期货市场的状况反映,当国际海事组织2020限硫令开始执行时,低硫燃料油价格可能会上涨55%。

Drewry Supply Chain Advisors的一项新调查发现,随着国际海事组织全球限硫令实施日期的临近,托运人和货代公司对燃料成本计算缺乏透明度普遍感到担忧。

当限硫令在2020年1月1日实施时,船东要么在全球范围内使用硫含量低于0.5%的燃料,要么为他们的船只配备洗涤器,以便从引擎废气中去除硫氧化物。(在一些排放控制区,承运人将继续使用含硫量最高为0.1%的清洁燃料,就像今天他们做的那样,例如在美国和加拿大海岸200英里范围内。少数船东正计划用液化天然气为他们的船提供动力,但这需要花费一大笔钱对船舶进行改装,且需要新的燃料加注设施,而大多数港口并没有此类设施。)

大多数船东将要使用的清洁燃料预计要比现有的燃料昂贵得多,Drewry 说,国际海事组织新规对总成本影响的不确定性“太大了,以至于没有人能够对合规成本做出有信心的预测;唯一确定的是,到2020年,全球因此增加的额外成本将高达数十亿美元。”

“根据独立的‘期货’价格,每吨低硫油的价格将比目前的高硫油高出55%,Drewry 认为‘最糟糕的情况’可能是,全球集装箱运输的燃料成本(由承运人支付)和燃料附加费(由托运人支付)在2020年1月将增加55%至60%。”

Drewry说,该公司的调查和对受访者的后续访谈发现,5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运输服务供应商的现有做法既不公平,也不透明。

Drewry补充说,它调查的托运人/货主中,有76%的人说他们没有从供应商那里得到澄清或相关信息去说明他们打算如何处理该条例可能增加的费用。

Drewry Supply Chain Advisors主管Philip Damas表示,“考虑到新规定引发的额外成本,以及承运人对其与客户的定价和燃油收费机制进行重组的预期,承运人有必要回应客户对透明度的担忧。”

Damas指出,这项调查是在上个月Maersk、MSC和CMA CGM宣布有关燃油成本和国际海事组织新规之前完成的。

9月17日,Maersk发布了一份详细的新闻稿和声明,说明将如何计算燃油费,并表示将于2019年1月开始使用新公式,也就是国际海事组织限硫令生效的前一年,目的是让发货人有时间熟悉Maersk新的计费方法。

Maersk新的燃油调整系数(BAF)通过将世界各地主要加油港口的平均燃料价格乘以“贸易系数”来计算。Maersk解释说,贸易因素“反映了因运输时间、燃油效率和贸易不平衡等变量对某一特定贸易的影响而形成的平均燃料消耗。”

贸易因素将对BAF的大小产生很大影响。例如,如果燃料价格为每吨500美元,从远东运往美国西海岸的标准40英尺干式集装箱的BAF关税为488美元;从美国西海岸到远东是113美元;从远东到北欧是600美元;从北欧到远东是350美元。

上周五全球平均燃油价格为每公吨520美元,Maersk的举例说明了BAF对每公吨400美元至700美元的燃料价格的影响。

Damas说:“承运人没有提供真实的燃料消耗数据和燃料成本数据来解释BAF的水平,这一点仍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特别是如果承运人要从2020年起引入高得多的低硫BAF。”

Drewry说,燃油附加费是集装箱运费的最大组成部分之一,根据Drewry Benchmark Club的数据,目前从亚洲出发的主要航线每个TEU平均150美元。

马士基紧随地中海航运公司发表声明,它还计划在2019年1月1日引入新的全球燃油附加费,“以帮助客户对2020年后燃油制度的影响作出规划”。Maersk和MSC都表示,他们认为各自公司的额外燃料成本将达到20亿美元。

CMA CGM表示,其船队将倾向于使用低硫燃料,并将使用液化天然气为其订造的9艘船舶提供动力,另外也订购了一些洗涤器。

“从目前的情况看,所有这些措施都将是一笔巨大的花销,平均每TEU 将增加160美元。”Maersk表示,“外部消息人士估计,全球集装箱运输业为遵守新规而付出的额外成本可能高达150亿美元。”

代表托运人和货代的各种团体对新的燃油收费公告进行了反击

英国货运与物流公司行业协会、英国国际货运协会(BIFA)总干事Robert Key表示,“虽然航运营运者会这么解释,需要新的BAF来支付改用低硫燃料或装配洗涤器的成本,但这种幅度的上涨是不合理的,可能被一些航运公司利用并为之牟利。”

他说他的公司“也倾向于费用可以有必要的增长,并增加到运费中,且能根据额外成本状况有一定的浮动。”

欧洲托运人理事会表示,它呼吁“与集装箱班轮公司进行对话,以找到分担成本的最佳机制。”

全球托运人论坛抱怨说,马士基的贸易因素“抬高了人头交易的成本,并在反向交易中降低了燃料成本。这将使他们在盈利状况最好的航线征收高于平均水平的附加费。”

然而Maersk的产品管理主管Jacob Sterling告诉劳氏日报,其公司推出BAF的目标是“收回成本,仅此而已。”MSC也表示,其新的全球燃油附加费将“反映世界各地加油港口的燃油价格,以及诸如运输时间、燃油效率和其他与贸易有关的因素等明确的航线成本。”

(海事服务网CNSS)




中国船东互保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船东协会  技术支持: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
ICP备案号:京ICP备060565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