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卫国际安全护卫有限公司

2018.4.1!集运市场开启ONE时代

2018-04-03 09:35:28

2016年10月31日,日本邮船、商船三井和川崎汽船达成协议,将原三家公司的集装箱班轮运输业务(包括海外码头业务)合并成立一家新的联合企业,名为海洋网联船务(OceanNetwork Express,简称ONE)。ONE控股情况如下:川崎汽船占比31%,商船三井占比31%,日本邮船占比38%。

显然,行业低迷、竞争艰难是ONE成立的主因。合资公司的名称简称为“ONE”,这似乎也表达了三家日本船公司的雄心壮志。从规模而言,初始成立的ONE成不了第一,但从效率、效益、服务等其他方面还是大有可为,并为未来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18年4月1日,ONE正式开启运营。随之而来的是,THE Alliance的成员由5家变成了3家,新的航线服务网络正式开启;2M和OCEAN Alliance也宣布了新的航线服务。

由此,集运市场由ONE时代的开启,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在竞争激烈的班轮运输市场,ONE希望能够成为一家有“存在感”的公司。为此,在努力完成整合第一步的基础上,ONE将在效率和协同上下功夫。之于未来,ONE理想远大。

整合时代的ONE理想

2016年10月31日,日本三大航运企业日本邮船、商船三井和川崎汽船达成协议,将原三家公司的集装箱班轮运输业务(包括海外码头业务)合并,以此成立一家新的联合企业。联合企业控股情况如下:川崎汽船占比31%,商船三井占比31%,日本邮船占比38%。

当天的联合声明解释了三家船公司合并集运业务的背景:虽然集装箱班轮运输业务正在温和增长,但是近几年来从业者一直在与运力供需失衡状况作斗争,进行了一系列兼并重组活动,导致竞争格局改变。在这大背景下,三家船公司决定在公平的基础上合并各自的集运业务,以保证相关业务经营在将来能够稳定、有效和有竞争力。

2017年3月31日,日本邮船、商船三井以及川崎汽船正式宣布,三家公司的集运业务整合进程已有新进展,新合资公司的名称定为海洋网联船务(OceanNetwork Express,简称ONE)。

2017年7月10日,日本邮船、商船三井、川崎汽船三家公司的社长和新任命的ONE首席执行官杰里米·尼克松在东京召开记者会。在记者会上,三家公司的社长提出了对于ONE的期待:“之前作为竞争对手的3家公司合并成为1家,希望成为有存在感的公司”。

在经历了全球各大监管机构的无条件或者有条件的批准后,ONE于2018年4月1日正式启航。

整合时代

ONE的成立恰逢此轮集装箱班轮运输市场的整合大潮,又或者说,此轮整合大潮是ONE诞生的催生力。

在ONE成立之前,班轮市场已经开始了数起重量级的整合操作。

2013年年底,赫伯罗特开启与南美最大班轮公司南美轮船的合并洽谈。历经1年,2014年12月“南赫”完成合并,组建成彼时全球第四大班轮公司。2016年4月21日,赫伯罗特发布公告称,正与阿拉伯轮船就潜在的合作联营展开磋商,包括合并重组方式;同年7月18日,赫伯罗特和阿拉伯轮船对外公布,两家班轮公司已签署合并协议。2017年11月30日,赫伯罗特宣布正式完成与阿拉伯轮船的整合。

2015年12月7日,达飞轮船发布公告称将收购新加坡最大班轮公司东方海皇。2016年6月27日,达飞轮船成功收购东方海皇90%股权,并宣称将强制收购东方海皇剩余股权。2016年9月6日,达飞轮船全面收购东方海皇,东方海皇即日起从新加坡交易所摘牌退市。

2015年12月11日,中国两家航运央企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与中国海运(集团)总公司实施重组。2016年3月1日,经重组整合而成的中远海运集团旗下的集装箱运输业务板块——中远海运集运正式合署办公,并在上海总部办公室签署一系列集装箱船和集装箱租赁合同,标志着原中远集运与中海集运两家班轮公司正式实施业务重组。

2016年12月1日,马士基航运宣布与德国欧特克集团达成协议,就收购其旗下班轮公司汉堡南美达成一致。2017年11月30日,马士基集团宣布马士基航运与欧特克集团关于收购汉堡南美的交易已经完成,本次交易价格为37亿欧元。

而在ONE宣布成立之后,刚刚完成整合的中远海运集团在班轮市场又宣布了一起重量级收购。2017年7月,中远海运集团携手上港集团宣布要约收购港交所上市企业东方海外,收购金额约为63亿美元。此项收购预计将在2018年年中完成。

对于ONE的成立,杰里米·尼克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表示:“我们不单单是将三家公司的业务合并在一起,我们正在创建一个全新的公司。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我们将把各公司的人员和资产进行整合,作为一个公司运营,共同拥有一套系统和一个管理团队。我们将尊重以前的公司,但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航线稳定

2018年1月26日,ONE发布了其首个“Day ONE”全球网络的完整设计。从2018年4月1日起,ONE将在亚洲、拉丁美洲、大洋洲和非洲的区域贸易上部署200多艘集装箱船,这些船舶将连接全球200多个重要港口。

在发布船期的同时,ONE表示将致力于提供提升服务质量和船期可靠性,并将为高效的集装箱运输设定新的标准,认为其每条航线的产品开发都超出了市场预期,这将为客户提供高水平的服务。

Alphaliner对ONE发布的“Day ONE”服务网络进行分析发现,“Day ONE”与日本邮船、商船三井以及川崎汽船之前所提供的服务只有“微小变化”。其中,非洲和大洋洲的航线将不会有任何变化,所有现有的3J航线服务覆盖范围仍然保留。

此外,除了从亚洲到中美洲和南美西海岸的新服务外,对拉丁美洲贸易的服务网络也将“大量保留”。ONE在这一区域提供的新服务是由于马士基航运收购汉堡南美之后造成的贸易结构调整。ONE已经宣布了3条新的每周环线,部署了34艘6000TEU—13000TEU的船舶。

ONE提供的新服务网络主要变化将在其亚洲的内部网络,在这里,“服务将被整合”。

显然,所有对ONE的航线有重大变化的期待将会落空,但这正是ONE所需要的“稳定和顺利”。正如杰里米·尼克松所说:“关键的一点是,我们是贸易的仆人,而客户并没有主动要求进行整合。因此,我们必须确保这是尽可能顺利的,以确保客户的供应链和企业不会受到不利影响。”

从中长期来看,业务协同效应将更接近于ONE商业计划的战略,即在2019年3月31日结束的新公司的第一个财政年度内,实现4.4亿美元的协同效应,此后每年可节省10亿美元。

ONE的服务网络自2018年2月1日开始接受客户预定,根据反馈,这一过渡的处理过程中几乎没有中断或者混乱。日本邮船、商船三井以及川崎汽船的大多数关键大客户都保留在ONE中,以便为客户提供连续性。这对于几十年来支持个别航运公司的日本贸易巨头们来说尤其重要。

此前,ONE宣称通过削减重复的航线来降低运营成本,在Alphaliner看来,ONE要实现每年10亿美元协同效应目标所需的成本节省,主要来自业务和后勤部门的人员精简,港口机构、商业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费用的减少和合并,以及港口装卸费率的削减。

规模效应

正如前文所述,ONE希望“成为有存在感的公司”。在远洋班轮市场,“存在感”某种程度上等于规模效应。

在正式运营之后,以Alphaliner截至2018年3月25日数据计算,ONE以148.42万TEU的运力规模排名全球第6(见表1),距离第5的赫伯罗特不过10万TEU的差距,但距离第4的达飞轮船则超过100万TEU的差距。而排名第7的长荣海运手握巨量订单,若全部订单交付之后,规模与ONE相差无几。

更直观地从市场份额来看,排名第一的马士基航运占据了全球19.0%的市场份额,地中海航运占据14.8%的市场份额,中远海运集运(东方海外)占据了11.8%,达飞轮船占据了11.6%,赫伯罗特占据了7.1%,ONE占据了6.7%,长荣海运占据了4.9%。

从上述数据来看,ONE的成立尽管在规模上不及其他前四大班轮公司,但是“三合一”的做法,使得ONE的运力规模目前稳居市场中游,避免了之前三家船公司单打独斗所带来的风险。

从联盟层面上看,此前,赫伯罗特、阳明海运、商船三井、日本邮船和川崎汽船同属于THE Alliance,因此ONE的成立将不影响联盟格局。相反,与赫伯罗特的规模相近还将在某种程度上增加ONE在联盟中的话语权。

从三大联盟在9条细分航线的市场份额来看(见表2),2M联盟大获全胜,在其中6条航线上排名第一,OCEAN Alliance则在其余3条航线上占据第一。THE Alliance的优势航线在于欧洲—北美航线,占据了34%的市场份额,仅次于2M联盟的41%份额;在远东—北美航线,THE Alliance占了27%的市场份额,仅次于OCEAN Alliance的39%。

无论是单一公司,还是从联盟层面,正如杰里米·尼克松所言:“从中长期来看,并不认为规模足够大”。更有花旗集团证券的分析师指出,ONE要想与全球3强竞争,得有10%的市场份额。

但当下的ONE并不执着于单纯的规模效益,ONE中国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上野友督对《航运交易公报》表示:“我们将ONE定位于一家混合型班轮公司,我们的规模足够于行业中稳中前进,同时也能照顾到客户不同的需要。因此,我们对于ONE的运力规模没有设置目标。”

但无论如何,对于日本三家船公司而言,集运业务“三合一”的工作已经完成,全新的ONE 已经启航。对于ONE而言,接下来将要在效率和协同上下功夫,从而为未来可能的重组或者整合打下坚实的基础。

 

新兴的ONE即将面临着全新挑战,市场前景、联盟挑战、数字浪潮、运力规模、盈利目标等等,而ONE自有一套关于大小的平衡之道。

竞争时代的ONE平衡

2018年4月1日,日本三家航运企业日本邮船、商船三井以及川崎汽船的集运业务正式开启了海洋网联船务(ONE)时代。往前倒数17个月,2016年10月31日,三家企业正式宣布合并集运业务。

在这17个月里,ONE通过了全球各大监管机构的审核,将全球总部设立在新加坡,任命了首席执行官,发布了新的企业标识,启用了统一的IT系统,开启了全球订舱系统……

在《航运交易公报》独家专访ONE(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上野友督的过程中,他强调:“三家船公司达成一致决定成立一家新公司,这是一个里程碑的事件。当ONE的全球总部和地区总部搭建完毕之后,在全球各个重要口岸的网络搭建,也是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上野友督

占据着ONE运输量相当大份额的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作为这一区域的领导者,上野友督此前担任商船三井(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这种角色转换,以及,对于新兴的ONE在激烈竞争的市场中所依循的平衡之道的体验与思考,使得上野友督成为了ONE正式运营之时极佳的访谈对象。

大 VS 小

2008年开始肆虐全球的经济危机在十年后,依然留下一地鸡毛。航运业在危机前的市场高峰中过于得意,以至于如今看来,颇有些“当初有多风光,如今就有多惨淡”的无奈之情。对于集装箱班轮运输业而言,此前一轮的兼并整合浪潮发生在2005年,这一年有三起较大的并购事件:马士基收购铁行渣华,赫伯罗特收购加拿大CP轮船,达飞轮船收购达贸航运。如今,伴随着高位坠落的失落感,自2014年4月赫伯罗特与南美轮船签署合并协议开始,集运业此轮兼并整合浪潮可谓波澜壮阔。一番操作之后,有人黯然离去,有人改头换面,有人志得意满。

在这种态势之下,ONE的成立看起来顺理成章。上野友督坦诚:“集运市场还会有类似并购整合案件的发生。我们对此乐观看待,因为这些并购整合对于市场而言是有好处的,可以促使市场更加健康发展。而对于ONE而言,目前的规模、服务以及员工素质,我认为在市场中可以足够生存下去。”

上野友督认为,对于班轮企业而言,核心竞争力在于网络和服务。网络不仅包括航线网络,也包括人员网络,国际化的班轮公司需要强大的网络支撑;而服务,则意味着班轮公司要以非常快的速度对客户的要求进行反馈和改进。

ONE目前的运力规模接近150万TEU,排名全球第六。对此,上野友督阐述了ONE关于大小的平衡之道。ONE对于运力排名没有设置目标,并没有计划成为TOP1或者TOP2。ONE将自身定位于“足够大,能够生存下来;足够小,能够照顾到每一个客人”的班轮公司。足够大,能够生存,能够可持续发展,能够服务于全球客户;足够小,不过分关注于规模效应,能够俯身倾听客户的每一个诉求。

在船舶大型化浪潮之下,ONE目前仅拥有6艘2万TEU型船,对此,上野友督认为无需担忧。“ONE目前拥有240艘船舶,尽管其中超大型船舶不多,但是其他类型的船舶有很多,相信现在的船舶数量和类型可以提供比较完善的服务。至于未来会不会订造大船,我认为当下的主要任务是如何顺利开启ONE服务,而非开启所谓的运力竞赛。”

改变VS不变

ONE由日本三家航运企业的集运业务合并而成,说不变,相同的国家背景,算是一脉相承;说改变,毕竟“三合一”,一家全新公司的诞生,人员面临调整,企业文化重新塑造。而从业务层面而言,改变与不变的话题就更加细致了。

2018年1月26日,ONE发布了其首个“Day ONE”全球网络的完整设计。上野友督表示:“我们其实并不认为ONE的航线设置与之前三家船公司的3J航线设置有很多的变化。可能有一些变化,但是我们之前每年都会有这样的变化。因为我们是THE Alliance的成员,ONE首先需要做的是将之前三家船公司的服务网络承接下来。”

上野友督表示,ONE在航线上最大的变化体现在非联盟层面的航线上。“比如亚洲区内航线,因为不在联盟层面进行合作,之前三家船公司的航线不尽相同,所以ONE对此进行了较大力度的整合。相信ONE在亚洲市场拥有最好的航线。”

自然,航线覆盖度是衡量班轮公司服务的指标之一,在上野友督看来,“服务不可能尽善尽美,对客户的意见和建议的反馈速度也是ONE衡量服务的指标之一。”

自2018年2月1日开始,ONE在全球开启订舱,中国市场的第一笔订舱发生在3月12日。目前正值过渡期,ONE会与此前的三家船公司一起接受订舱。“在过渡期内,四家公司都接受订舱,但是我们内部有着非常清晰的船名划分,每笔订舱对应的船舶不同。我们会有清晰的清单给客人,客人会根据自己的出货计划来进行选择。相信过渡期不会太长。”

据上野友督透露,ONE在经过比较之后,选用了之前日本邮船的系统,在其基础上进行了改进。此举是否会对其他两家船公司的员工造成不公平呢?“在17个月的准备期中,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对3家公司的员工进行培训,所以在这方面我认为不必过于担心。”

谈及员工,公司的变化必然也会导致他们对于工作以及未来构想的变化。上野友督认为:“实际上,三家船公司大部分的员工还是非常看好这次的合并。这次合并和此前市场上一些大公司吞并小公司的案例不同。ONE会遵循法律规定和员工个人意愿,大部分员工都愿意加入一个新公司,一部分员工愿意留在之前的公司,当然也有一小部分员工愿意到外面去寻找其他机会。”

现在VS未来

如前所述,ONE是一家脱胎于日本三家船公司的崭新公司,它的未来,我们可以在其当下的一系列举措中细细解读。

2017年7月,ONE宣布将全球总部设立在新加坡,并且任命了原日本邮船首席执行官杰里米?尼克松(Jeremy Nixon)担任首席执行官。有评论称,此举意味着ONE将淡化日本船公司色彩,要将其打造成为一家国际化公司。

对此,上野友督表达了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不管是之前的三家船公司,还是ONE,一直都是国际化公司,只不过碰巧是具有日本背景,而并非由一家日本公司转变为一家国际化公司。

对于选择新加坡作为全球总部的理由,上野友督认为,丰富的人才储备,优越的政策环境,英语作为官方语言的便利性,此前日本船公司的总部背景,以及THE Alliance总部的所在地等因素,使得新加坡脱颖而出。

ONE于2017年7月发布了崭新的企业标识,大面积的粉色为底,点缀着白色字体,这样大胆而少有的配色引发业界强烈兴趣。对此,上野友督解释说,“这并非粉色,而是洋红色。我们选择这样的标识的主要原因是,希望给客户提供独特的、创新的、全新体验的、充满活力的形象。”

即使具备独特的企业标识,ONE需要面对的依然是竞争激烈的市场。对于市场前景,上野友督表示:“从一季度的情况来看,今年的市场表现还不错,我们希望班轮市场是一个可以保持盈利的行业。”而对于ONE成立第一年的业绩目标,他表示“至少应该可以盈利”。

对于现下最热的中美贸易摩擦事件,上野友督认为,任何的贸易战中都没有赢家,希望中美双方能够达成协议。对于ONE而言,北美航线是非常重要的市场,因此将会密切关注这一事件。

访谈的最后谈及个人感受与挑战,上野友督表示:“从公司的角度来说,我的主要任务是承接之前三家船公司的业务,保证安全可靠的运营,这是今年的目标。从个人角度来说,我希望加强团队的凝聚力,不管之前是从哪一家公司过来的。”




中国船东互保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船东协会  技术支持: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
ICP备案号:京ICP备06056587号